你的位置:主页 > 关于言顶 > 成为大师的要诀都在这里了!——齐白石画论

成为大师的要诀都在这里了!——齐白石画论

admin 发布于 2022-04-27 19:27   浏览 次  

  我自从有了一部自己勾影出来的《芥子园画谱》翻来覆去地临摹了好几遍,画稿积存了不少。

  ——张次溪整理《白石老人自传》第26页,人民美术出版社1962年版,北京

  此白石四十后之作。白石与雪个同肝胆,不学而似,此天地鬼神能洞鉴者,后世有聪明人必谓白石非妄语。

  ——题秋梨细腰蜂 胡佩衡、胡橐著《齐白石画法与欣赏》图3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59年。

  戏拟八大山人。余常游南昌,有某家子以朱雪个画册八帧,求售二千金,竟无欲得者。余意思临其本不可。今犹想慕焉,笔情墨色至今未去心目。今重来京华,酬应不暇,时喜画此雀,只可为知余者使之也。闻稚廷家亦藏有朱先生之画册,余未这见也。果为真迹否耶。余明年春暖再来时当鉴审耳。画此先为稚弟约丁巳九月廿五日兄璜白石老人并记。

  ——题戏拟八大山人 王大山编《齐白石画海外藏珍》荣宝斋(香港)有限公司1994年版

  夫画者,本寂寞之道,其人要心境清逸,不慕名利,方可从事于画。见古今之长,摹而肖之能不夸,师法有所短,舍之而不诽,然后再现天地之造化。如此腕底自有鬼神。弟子橐也属。九十五岁白石。

  ——行书文 《齐白石精品集》第148页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1年版,北京

  作画最难无画家习气,即工匠气也。前清最工山水画者,余未倾服,余所喜独朱雪个、大涤子、金冬心、李复堂、孟丽堂而已。

  子仿古月可人画牛六十年,仅得此牛稍似,琴荪先生喜古月可人之画牛,必知此牛之佳否。丁丑六月,齐璜。

  余三十岁以前揖服瓮塘老人(即尹和伯)画梅,双勾此幅。年将七十,捡而记之,戊辰齐璜。

  ——题双勾梅花 刘振涛、禹尚良、舒俊杰编《齐白石研究大全》第49页,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4年,长沙

  四百年来画山水者,余独喜玄宰、阿长,其余虽有千岩万壑,余尝以匠家目之。时流不誉余画,余亦不许时人。固山水难画过前人,何必为。时人以为余不能画山水,余喜之,子易弟誉余画,因及之。

  前年为猫写照,自存之。至己卯,悲鸿先生以书求予精品画作,无法为报,只好闭门。越数日,蓄其精神,画成数幅,无一自信者。因追思学诗,先学李义山先生,搜书翻典,左右堆书如獭祭,诗成,或可观,非不能也。惟有作画,若不偷窃前人,有心为好,反腹枵手拙要于纸上求一笔可观者,实不能也。方捡此旧作,速寄知己悲公桂林。白石齐璜惭愧。——题耄耋图 同上,第117页

  予见古名人字画,绝无真者,故三百石印斋无收藏二字。今因得黄瘿瓢采花图,佩极,始刊此石。戊寅五日,时居故都,白石并记。

  沁园师花鸟工致,余生平所学,独不能到,是可愧也,仙谱弟念先人遗迹,属记以存,尤可感耳。甲寅五月十日,公去已十二日矣,齐璜。

  ——题胡沁园花鸟 龙龚《齐白石传图》图5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59年,北京

  余尝游京华,相遇李筠庵。伊为匋斋聘之,专购字画而来者。京华欲售字画者多旧家。筠庵每得真迹,必自先煮蘑菇面邀余同为拜赏也。惜余是时为人画师,无暇临为册本,以供闲闲摹画,省却多少追思耳。萍翁。

  余尝游江西,于某世家见有朱雪个花鸟四幅,匆匆存其粉本。每为人作画不离乎此。十五年来所摹作真可谓不少也。二滨先生喜余画,自谓于画不常求人,然先生之爱余不言可知矣。此幅虽不能如朱君,聊以报公之雅意于万一否。弟璜并记。——题小鸟菊石 同上,第18页

  前代画山水者,董玄宰、释道济二公无匠家习气,余犹以为工细,衷心倾佩,至老未愿师也。居京同客蒙泉山人得大涤子画册八开,欲余观焉。余观大涤子画颇多,其笔墨之苍老稚秀不同,盖所作有老年、中年、少年之别。此册之字迹未工,得毋少时作耶。蒙泉劝余临摹之。舍己从人,下笔非我心乎,焉得佳也,不却蒙泉之雅意而已。壬戌秋七月,白石山翁记,时年六十矣。

  余年未二十年时,未出本邑,不知世有善画之名家。一日至长沙客舍,有少年人来,自方恪勒之裔孙。出画四幅求售,欲得纹银二两,且言八大山人所作者。余细观其画,系第二层,惟有题跋之字迹若有若无,八大四字似是。余亦不知为何人,以银一圆得之。即将题跋舍去之。藏于箧。至衰年来京师,陈师曾见而讶之,惜不知作者为谁。余以来处告之,师曾曰此临八大者或有之,非八大笔也。叮咛即付裱褙,记而藏之。壬戌秋八月,白石山翁。

  白龙山人画册中有此猫,余临之不能似,世之临摹家老死无佳画可知矣。丁卯冬,白石山翁。仰望物式,不如芥子园画谱中之人物仰式真好。若穷物理,此猫通身未是,仅尾有趣耳。头宜少偏。

  余年七十矣,未免好学。一昨在陈半丁处见朱雪个画鹰,借存其稿。从此画鹰必有进步。白石翁记。

  鄂公胡南湖家藏金冬心先生画古佛四尊,幅幅精妙,余尝钩其本,此其一也。白石。

  予癸卯侍湘绮师游南昌,于某世家得朱雪个先生真本,三十余年未能忘也,偶画之,丙子,璜。

  予曾游南昌,于丁姓家得见八尺纸之大幅四幅,乃朱雪个真本。予临摹再三,得似十之五六。中有大鱼一幅,笔情减少能得神似。惜丁巳已成动灰,可太息也。今画此幅因忆及之。白石。

  昔日余游江南,得见雪个八大山人有小画,中册画老当益壮,临之作为粉本。丁巳年家山兵乱后于劫灰中寻得此稿。心喜且叹朱君之苦心,虽后世之临摹本,犹有鬼神呵护耶。今画此幅,感而记之。借山吟馆主者,时客京华西城铁屋。

  余四十一岁时,客南昌,于某旧家得见朱雪个小鸭子之真本,钩摹之。至七十五岁时,客旧京,忽一日失去,愁余,取此纸,心意追摹,因略似,记存之。嘴爪似非双勾,余记明了,或用赭石作没骨法亦可。

  ——七十五岁画鸭小稿自记,王振德、李天庥辑注《齐白石谈艺录》第28页,河南人民出版社,1984年版,郑州

  唉,这两天又没有好好画画,尽临古玩铺送来的画了(古玩铺送到他家的画,如不买,可以临下来作参考)。

  有画展,要去看。有好画,更要多看、细看。见得多,学得多,自己才能画出好画。

  不要学习人家的短处,更不要把人家的长处体会错而变成了狂怪,因而就误入了歧途。

  此一叶也,与佛有情,与我无情。同一虫也,一则有声,一则无声。三百石印富翁齐白石画。

  丁未二月二十六午刻,过阳朔县,於小岩下之水石上见此鸟。新瓦色其身,枣红色其尾,小可类大指头。

  余三过都门,居法源寺。大古钵种此草。问于和尚,知为白慈菇,戏画之,又为儿辈添一人所未为之画稿也。己未秋八月此草已衰,故着色蔼淡。白石老人并记。

  壬戌秋七月,还家一月,见借山吟馆后老藤垂垂,其叶将老而未衰时,有好鸟去业,此天然画幅也。非其人不能领略。余自少小以来,不喜临摹前人画本,以为有画家习气耳。冬十月始作画并记白石。

  余画此幅,友人曰君何得似至此,答曰,家园有池,多大虾。秋水澄清,常见虾游,深得虾游之变动,不独专似其形。故余既画以后,人亦画之,未画以前,故未有也。子畏仁兄法正,丁卯,齐璜白石山翁。

  旧游所见。前甲辰,余游南昌,侍湘绮师过樟树,于舟中所见也。后四十年,癸未白石。

  ——题稻草小鸡 《齐白石绘画精品选》第40页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1年版,北京

  辛酉四月十六日,如儿于象坊桥畔获此蜘蛛,余以丝线系其腰,以针穿线刺于案上,画这。三百石印富翁记。

  ——题蜘蛛,齐良迟口述,卢节整理《父亲齐白石和我的艺术生涯》,海潮出版社1993年版

  己未十月于借山馆后得此虫,世人呼为纺织娘,或呼为纺纱婆。对虫写照。庚申正月白石翁并记。

  ——题写生画稿龙龚著《齐白石传略》图25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59年版,北京

  余癸卯由京师还家,画小姑山侧面图。丁未由东粤归,面前面图。今再游粤东,画此背面图。

  二月廿日画采石前面,皆石山。此庙向前。醒弟言,山顶宜高少许,方能雄峻。万柳。远州。此州有数里许。

  ——题注采石矶画稿 同上,第2页 二月廿日画金柱关。石。此图两头之州可数十里。

  二月廿日画采石矶,晋温太真然犀,唐李太白捉月、明常开平破贼,皆于此处。远山,六色,此一笔即城。城。此图若画横幅,两头之州皆去。

  却贵笔端泄造化,被人题作夺山翁。(传杜题借山图诗云,山本天生谁敢借,无端笔底夺天工。山翁是夺非缘借,尽在挥毫一笑中。)……因怀唐叟传杜

  ——郎绍君、郭天民主编《齐白石全集》第10卷,第一部分诗词联语第5页,湖南美术出版社1997年版,长沙

  凡大家作画,要胸中先有所见之物,然后下笔有神。故与可以烛光取竹影。大涤子尝居清湘,方可空绝千古。画家作画,留心前人伪本,开口便言宋、元,所画非所见,形似未真,何能传神。为吾辈以为大惭。

  余尝见儿辈养虫,小者为蟋蟀,各有赋性。有善斗者,而无人使,终不见其能;有未斗之先,张牙鼓翅,交口不敢再来者;有一味只能鸣者;有或缘其雌一怒而斗者;有斗后触髭须即舍命而跳逃者。大者乃蟋蟀之类,非蟋蟀种族,既不善鸣又不能斗,头面可憎。有生于庖厨之下者,终身饱食,不出庖厨之门,此大略也。若尽述,非丈二之纸不能毕。

  申未过小姑山,偕醒公登船楼,望之山之后面,为写其照于后山前。左二图已先年画之矣。

  丙辰十月第五日,连朝阴雨,寄萍堂前芙蓉盛开,令移孙折小枝为写照。花若有情,应不负我祖孙爱汝之恩也。萍翁记于三百石印斋,是日老妻有疾未来观也。

  此虫须对物写生,不仅形似,无论名家匠家不得大骂。熙二先生笑存,庚申三月十二日。弟齐璜白石老人并记。

  历来画家所谓画人莫画手,余谓画虫之脚亦不易为,非捉虫写生,不能有如此之工。白石。

  京华伶界梅兰芳尝种牵牛花万种,其花大者过于碗,曾求余写真藏之。姚华见之以为怪,诽之。兰芳出活本与观,花大过于画本,姚华大惭,以为少所见也。白石。

  癸亥三日晨刻,买得小活鱼一大盆,拣出此虫,以白瓷碗着水,使虫行走生动,始画之。——题画工笔鱼虫 同上,第34页

  余曾见天畸翁院落有藤一本,其瓜形不一,始知天工自有更变,使老萍不离依样为之也。老萍并记。——题葫芦蝗虫 同上,第35页

  善写意者专言其神,工写生者只重其形。要写生而后写意,写意而后复写生,自能神形俱见,非偶然可得也。——题其奈鱼何 同上,第39页

  余自三游京华,画法大变,即能识画者多不认为老萍作也。譬之余与真吾弟三年不相见,一日逢一发秃齿没之人,不闻其声,几不认为真翁矣。真翁闻此言必能知余画。乙未除夕兄璜老萍记。

  ——题墨牡丹 董玉龙主编《齐白石作品集》图7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0年,天津

  余作画数十年,未称己意,从此决定大变。不欲人知,即饿死京华,公等勿怜,乃余或可自问快心时也。

  ——为方叔章作画题,力群编《齐白石研究》第66页,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,1959年,上海

  作画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,太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世,此九十一岁白石老人旧语。

  此画山水法前不见古人。虽大涤子似我,未必有如此奇拙,如有来者,当不笑余言为妄也,白石老人并记。——题山水 同上,第6页

  余重来京师作画甚多,初不作山水,为友人始画四小屏,絧公见之,未以为笑,且委之画此。画法从冷逸中觅天趣,似属索然。即此时居于此地之画家陈师曾外,不识其中之三昧,非余狂妄也。濒生记

  ——题山水 秦公、少楷编《齐白石绘画精萃》吉林美术出版社,1994年,长春

  朱雪个有此花叶,神童网站st6h com!无此简少。余画梅学杨补之,由尹和伯借双钩本也。友人陈师曾以为工真劳人,改其改变。

  ——题花果画册,刘振涛、禹尚良、舒俊杰编《齐白石研究大全》第71页,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,1995年,长沙

  予五十岁后之画,冷逸如雪个。避湘乱,窜于京师,识者寡。友人师曾劝其改造,信之,即一弃,今见此册,殊堪自悔。年已八十五矣,乙酉白石。

  凡作画,欲不似前人,难事也,余画山水恐似雪个,画花鸟恐似丽堂,画石恐似少白,若似周少白,必亚张叔平。余无少白之浑厚,亦无叔平之放纵。丁巳七月二十四日三百石印斋主者画,时杨潜庵、陈师曾、张正阳及葆生五弟同观者,凡四人。濒生记画。

  ——题巨石图 胡佩衡、胡橐《齐白石画法与欣赏》图12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59年,北京

  学吾者众,未有如弟顷刻工夫工至此。桑麻一幅发还。纸短麻长,局似促跻,麻顶上如有余纸四五寸,桑下有余纸二三寸,画局成矣。命意及下笔皆大方,只是画局未必妥恰,不成格局。故将此幅还来,用笔用墨不用更换,如是画去,一定成家。吾所希望者,可以照吾所言再画一幅。往后如寄来有画当批墨发还。……

  者(这)里也不是,那里也不是,纵有麻姑爪,焉知著何处,各自有皮肤,哪能入我肠肚。丙子夏四月为治园军长画并篆。白石草衣齐璜。

  愿天图,画师不忘前身,为此老叟传神。仰首所望何事,愿天常生好人。从来借予之书画篆刻为进身而得知遇者不胜枚指。余或闻之,岂能无感。戊寅三百印富翁齐璜时客京华题记并篆。

  壬午秋,予年八十二矣。一日欲人画白衣大士像,心造此稿。此中年所造稿,大工,儿辈须珍重收用。昨日九日也。

  此册二十四开,此图并老当益壮图,用朱雪个本,苦瓜和尚作画第一图用门人释雪庵本也白石又记。

  余曾为上宝山画八大幅,后又为画王母等仙佛。今又为画此八幅,不可谓不多矣。请看老萍曾为几人作此等画耶。一笑,萍又记。

  己酉秋客钦州,为郭五画扇造稿,自觉颇有情趣,因勾存之。丙辰九月翻阅,归麓补记之。

  此幅上画之山,偶用秃笔作点,酷似马蹄迹。余耻之,后以浓墨改为大米点。觉下半幅清秀,上半幅重浊,又恶之,遂扯断。留此画竹法教我儿孙。庚午白石并记。

  此幅上半幅之山已扯弃,用同纸以邻国胶粘连之,补画二山,仍书原处二十八字。借山吟馆主者记,时居旧京城又西。

  ——题万竹山居图 胡佩衡、胡橐《齐白石画法与欣赏》第37图,人民美术出版社1959年,北京

  此幅依人执物之例,有未合处,尚涂弃。冷庵仁兄不以为嫌,命记之以存,未能却也。——题蒙古人出猎图 同上,第35图

  丁巳客汉上,有瓷瓶卖者,余见其雕瓷甚有天趣,因戏勾真稿,将付儿辈 ,他日为有用本也。——题老人与儿童画稿 同上,第22页

  吾有借山吟馆图,凡天下之名山大川,目之所见者,或耳之所闻者,吾皆欲借之,所借之山非一处也。

  余数岁学画人物,三十岁后学画山水,四十岁后专画花卉虫鸟。今冷庵先生一日携纸委画雪景。余与山水断缘已二十余年,何能成画。然先生之来意不可却,虽丑绝不得已也。戊辰冬十月,齐璜记。

  ————题山水 龙龚著《齐白石传略》第53页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59年,北京

  洞庭君主,借山图之七。余自以大意笔画借山图册,泊庐仁弟以为未丑,余再画赠之。丁卯春兄璜并记。时同在京华。

  余近来画山水之照,最喜一山一水或一丘一壑。如刊印当刊一丘一壑四字或刊一山一水四字。

  ——记宁波画稿 刘振涛、禹尚良、舒俊杰编《齐白石研究大全》第46页,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,1994年,长沙

  ——题不二草堂作画图,渺之编《白石老人逸话》附图,香港上海书局印行,1973年,香港

  丁卯正月廿又四日,为街邻作画造稿,其稿甚工雅,随手取包书之纸勾存之。他日得者作为中幅亦可。白石并记。

  吾画山水,时流诽之,故余几绝笔。今有寅斋弟强余画此。寅斋曰,此册远胜死于石涛,画册堆中一流也。即乞余记之。

  ——题山水册页 王振德、李天庥编《齐白石谈艺录》,第40页,河南人民出版社,1984年,郑州

  我在壮年时代游览过许多名胜,桂林一带山水,形势陡峭,我最喜欢。别处山水,总觉不新奇,就是华山也是雄壮有余秀丽不足。我以为,桂林山水既雄壮又秀丽,称得起桂林山水甲天下。所以,我生平喜画桂林一带风景,奇峰高耸,平滩捕鱼,即或画些山居图等,也都是在漓江边所见到的。

  山桃画笔古雅,大叶粗枝,学于余也。人见其画怪之,余为山桃怜,因劝其仿里某者。人复见其画,大加称许,以为得胜于余也,余为山桃憎。昌黎所谓下笔令人惭,人即为好矣。故此幅先求画于山桃,桃因病辞,余幸得此爱照,因亦从俗画之。所谓大惭者,人即以为大好矣。

  六月二十四日,今日为荷花生日,余画荷花大小三十余纸,画皆未丑。有最佳者,惟枯荷又有四幅,一当面笑人,一背面笑人,一倒也笑人,一暗里笑人。师曾携去四幅枯荷,暗里笑人在内。有小幅画册最佳,人不能知,师曾求去矣。

  煮画多年终少有成,晓霞峰前茹家冲内得置薄田微业。三湘四水古邑潭州饱受名师指点,诗书画印自感益进。昔觉写真古画颇多失实。山野草虫余每每熟视细观之,深不以古人之轻描淡写为然。尝以斯意请教诸师友,皆深赞许之。远游归来,日与诸友唱酬诗印,鲜有暇刻。夜谧更阑,燃灯工写,然多以之易炊矣,香港六会彩网址是多少。而未能呈册。此乃吾工写之首次成册者也。乘兴作八虫歌纪之,是为序。光绪卅四年腊月廿二日子夜,齐璜呵冻自题。

  孟丽堂先生尝画鸡,布以牡丹,题为春声。余更以鸡冠花,谓为秋声亦可矣。余年来兴味萧然,石门山长求诗来借山,余兴未尽,作此无党。

  尝见清湘道人于山水中画以竹林。其枝叶甚稠,雪个先生制小幅,其枝叶太简。此在二公所作之间,借山吟馆主人。

  此足踵,此长者,中爪、中爪上短者。旁爪,足欲蹈未蹈时,两旁之爪向上反,故旁爪在上,中爪在下。

  此屏共四幅,其纸不一,此外三幅皆陈年纸,著墨便有五彩,幸画在此幅之先,不然为此败兴,或四幅皆不能佳。大不类余平生所作,后之鉴家必有聚讼者矣。丁巳十月十一日重游京华还省,白石老人。

  此幅本友人强余代笔之作,故幅左己书再观题记,并盖白石曾观之印。乃余自惜年老不忍以精神如黄金掷于虚牝也。吉皆兄深知余意,劝余添加款题,仍为己作。余感吉翁之怜余,因赠之。惜吉翁仅能见此一幅也。己未又七月,弟濒生并记。

  凡画花草,非横斜枝本不能有态度。余画此以直立出之,却觉态度端雅。此意只可与陈配道耳。老萍三过都门,鸡冠花已老,菊花将开,思归时也。老萍。

  吉祥声,此虫呼为纺织娘,亦名纺纱婆。纺纱吉祥声,非古典也,濒生己未秋客京华。

  有人题此云,串串珊瑚拂水红。余不知是珊瑚花否。蓝花者,想是牵牛花也。此蓼花也。

  此画一茎,茎上节节生花葩,非三四葩一齐开岐也。家山多此花。即写意画,非写照不可。其花开在春暮。

  友人藏旧画花卉百余种,余择其粗笔者临其大意,中有梅菊之类,出自己意为之,以便临池一看,俗所谓引机是也。白石记,如儿、移孙收稿。

  和伯老人,湘潭人。余前诗所言之三人画梅,余推此老为最妙。此老自言学杨补之,余以为过之远矣。惜出长沙界,不知此老为何人。寄萍堂上老人画并题记,时居京华。

  余之画虾,已经数变。初只略似,一变毕真,再变色分深浅,此三变也。白石山翁并记。

  客谓余日,君所画皆垂藤,未免雷同。余曰藤不垂,绝无姿态,垂虽略同,变化无穷也。客以为是。白石山翁并记。

  前人画蟹无多人,纵有画者,皆用墨色。余于墨华间,用青色间画之,觉不见恶习。借山吟馆主者齐璜并记。

  昔人不入时句云,早知不入时人眼,多买胭脂画牡丹。予云,夺得佳人口上脂,画出樱桃始入时。白石老人。

  此瓜南方谓为南瓜,其味甘芳。丰年可作下饭菜,饿年可以作粮米。春来勿忘下种,大家慎之。庚寅九十岁白石老人并记。

  ——题南瓜 刘振涛、禹尚良、舒俊杰编《齐白石研究大全》第132页,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,1994年,长沙

  即辛酉四月十二日之虫,足之长短最似者并存之。凡画虫,工而不似乃荒谬匠家之作,不工而似,名手作也。

  牵牛花最大为梅郎家最多。余从来画此花大不过大观钱大,自过梅家,画此大花犹以为小也。

  己未六月十八日,与门人张伯任在北京法源寺羯磨寮闲话,忽见地上砖纹有磨石印之石浆,其色白,正似此鸟,余以此纸就地上画存其草。真有天然之趣。

  客论画荷花法,枝干欲直欲挺、花瓣欲紧欲密。余答曰,此语譬之诗家属对,红必对绿、花必对草,工则工矣,未免小家习气。

  此幅乃予二十岁时之作,九十以后重见其中七、六十年,笔墨自有是非。把笔记之,不胜太息。九十一岁白石尚在客。

  ——题鱼 胡佩衡、胡橐编著《齐白石画法与欣赏》第4图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59年,北京

  余作画每兼虫鸟,则花草自然有工致气。若画寻常花卉,下笔多不似之似,决不能此荷花也。

  余有友人尝谓曰,吾欲画菜,苦不得君所画之似,何也。余曰,通身无蔬笋气,但苦于欲似余,何能到,友人笑之。白石画并记。

  客谓以盈尺之纸,画丈余之草木,能否。余曰能。即画此帧。客称之,白石并记。

  笔墩向这边,顺笔,笔尖向这边横扫来,点外之色似朱砂。少许积墨和黄,欲紫不紫。

  懊道人画荷花,过于草率,八大山人亦画此,过于太真。余能得其中否,自尚未信。世有知者,当不以余言为自夸。食者自当窃笑也。白石老人并记。

  ——题虾 龙龚著《齐白石传略》第30图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59年,北京

  古人作画,不似之似,天趣自然,因曰神品,邹小山谓未有形不似而能神似者。此语刻板,其画可知,桐荫论画所论,真不妄也。

  李复堂小册画本,壬子五日自喜在家,并书复堂题句。云根姻先生之属,以为何如。齐璜记以寄之。此画尚未寄去,其人已长去矣。是年秋八月,吾师沁园先生来寄萍堂,见而称之,以为融化八怪。命璜依样为之。璜窃恐有心为好,不如随意之传神,即以此记之奉赠。更画四幅焚之,以答云根也。

  星塘予之生长处也。春水涨时,多大虾,予少小时,以棉花为饵,戏钓之。今越六十余年。故予喜画虾,未除儿时戏弄气耳。

  ——补题多虾图 张次溪笔录《白石老人自传》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62年,北京

  余往时喜旧纸,或得不洁之纸,愿画工虫藏之兮。妙如女弟求画工虫,共寻六小页为赠画后三十年,庚午、白石。

  此动物余曾见陈星海有是画法,尤可媚俗眼,欲耳食者易知,诚不难为。然心中终不欢迎也。萍翁又记。

  山桃女子每索余画,且言求为形似者,使流俗不难知也。余深知此意,即如所言而为之。世有知者,当知非余所自许尔,癸丑春,濒生并记。

  螳螂无写照本,信手拟作,未知非是。或曰大有怒其臂以挡车之势,其形似矣。先生何必言非是也。余笑之。

  一日画鼠子啮书图,为同乡人背余袖去,余自颇喜之,遂取纸追摹两幅,此第二也。时居故都西城太平桥外,白石山翁齐璜并记。

  此册计有二十开,皆白石所画,未曾加花草。往后千万不必添加,即此一开一虫最宜。西厢词作者谓不必续作,竟有好事者偏续之,果丑怪齐来。甲申秋八十四岁白石记。

  ——题飞蝗册页 董玉龙编《齐白石作品集》第80页,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0年,天津

  余自少至老不喜画工致,以为匠家作,非大叶粗枝、糊涂乱抹不足快意。学画五十年,惟四十岁时戏捉活虫写照,共得七虫,年将六十,宝辰先生见之,欲余临,只可供知者一骂,弟璜。

  ——题篓蟹 《齐白石绘画精品选》第43图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1年,北京

  此鼠子吃书图,为家人依样各画一幅,自厌雷同,故记及之,乙亥白石山翁。——题鼠子吃书图 同上,第35图

  余尝见南楼老人画此,无脂粉气,惜枝叶过于太真,无青藤、雪个之名贵气耳。三百石印富翁画。时庚申冬还家省亲,阿芝老矣。

  ——题群虾 《齐白石绘画精品者》第62页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1年,北京

  以小纸画牛为半丁携之去,因留其本画此白石。此系大幅裁十下者,为儿孙辈作样可矣,未可作为小幅看也。辛酉画,壬戌裁后补记。

  ——题水牛 辽宁博物馆编《齐白石画册》,第23图,辽宁美术出版社,1961年,沈阳

  粗大笔墨之画难得神似,纤细笔墨之画难得形似,此二者余常笑人,来者有欲笑我者,恐余不得见,身后恨事也。辛酉八月初四日得此虫。京华白石翁记。

  ——题蝇 齐良迟口述、卢节整理《父亲齐白石与我的艺术生涯》第8图,海潮出版社,1993年,北京

  芙蓉叶大花粗,山之后者葩,开能耐久,且与菊花同时,亦能傲霜,余最爱之。白石山翁并记。

  ——题芙蓉游鱼 《齐白石绘画选集》第18图,湖南美术出版社,1980年,长沙

  作画欲求工细生动,故难,不谓寥寥数笔神形毕见,亦不易也。余日来画此鱼数纸,仅能删除做作,大写之难可见矣。白石并记。

  ——题画鲇鱼 董玉龙编《齐白石绘画作品集》,第36图,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0年,天津

  ——题兰、谢云、刘玉山编《中国现代名家画谱·齐白石》扉页,人民美术出版社,1993年,北京

  冷庵弟此纸丑不受墨,而且吾弟坐待,画不能佳,吾不怪纸丑,只怪吾弟欲早得为快也。小兄璜戊寅。

  予第一次画蛟,竟能稍似,冷庵、泊庐二弟称之曰,万物寓于胸中,为画家殊不易也。白石又记。

  余五六岁时,戏于老屋星塘岸,水浅见大虾不可得,以粗麻线系棉絮为饵之,虾足钳饵,线起虾出水,犹忘其开钳,较之钓鱼,更可乐也。儿时乐事老堪夸,衰老耻知煤米价。怜君著述钓鱼趣,何苦阿芝絮钓虾。

  ——为于非闇画钓鱼图并题,徐中敏、娄师白《齐白石画虾》第20页湖南美术出版社,1990年,长沙

  ——题翠鸟与虾《著名国画家专题技法·齐白石画虾》第44页,湖南美术出版社

  ——画藤手记,王振德、李天庥编《齐白石谈艺录》第73页,河南人民出版社,1983年,郑州

  应该细心观察它(指玫瑰)生长的全部过程……玫瑰的刺多是向下长的,所以常常牵挂人的衣服。

  予友瞽居士家梅墅门外,一藤穿壁,拳溪如狮伏,如蛇行,奇形诡状,月夜视之可畏也。——题画藤 同上

  鲤鱼腮旁有一条灰白色的线,直通鱼尾,从这条线可以计算它身上有若干鳞片……画画的人如能这么仔细地去研究它,在画它时就不会马虎的了。

  这幅画用水分晕出非常得当,再配上浓艳的红绿颜色,表达出来小雨初霁、春花更新的意境,再与白玉兰相映,真乃画得鲜花纸上香了。

最多关注
  • 今日
  • 本周
  • 年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