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主页 > 关于言顶 > 真实的伪军:一群被国家命运摆布的可怜虫

真实的伪军:一群被国家命运摆布的可怜虫

admin 发布于 2022-04-22 22:10   浏览 次  

  当汉奸一定会身败名裂,要在历史上遗臭万年。如果没有一些油水可沾和权势可图,谁也不肯干这种傻事。——伪蒙古军总司令、资深汉奸李守信

  剧中的伪军形象猥琐,战力低下,对“太君”恶心跪舔,对民众趾高气扬,常常被骂为“二鬼子”,其主要任务是替鬼子带路、踩雷、征粮、守卫碉堡岗哨、检查来往行人等等。虽然帮日本人做事,但是日本人却瞧不上他们,他们也瞧不上自己,工作极其敷衍,每天混吃等死。

  影视剧中的人物形象毕竟是艺术化处理的结果,当不得真。本文以华北伪军为例,梳理伪军的发展历史及其与国共日三方的关系,以帮助大家了解真实的伪军。

  抗战爆发初期,日本的主要战略目标仍是对苏作战,其在华北的指导策略是建立一个名义上属于中国,但实际上由日本掌控的地方性伪政权,作为中日(伪满洲国)之间的缓冲区,由原有的地方军事力量维持治安。因此,日军压根没有组建伪正规军的计划。

  然而,战局的发展超出了日本的设想,国民政府始终不屈服,使得中日战争向长期性发展,为了维持占领区的治安,日军建立了很多伪组织,如冀南各地各县治安维持会、山东省治安维持会、河南省自治政府、山西省临时政府等,这些分散的伪政权,在1937年12月被大汉奸王克敏的“中华民国临时政府”所统一。

  此时日军仍没建立伪军计划,也不打算收编投降的中国军队。1937年12月24日,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在《军占领地区治安维持要领》中规定,对“投降的武装团体,解除武装后使之归农或当劳工。”

  战争进行到第二年,随着占领区越来越大,以及国共两党在华北的敌后布局渐成气候,日军兵力逐渐捉襟见肘。此时日军才意识到有必要组建一支由中国人组成的军队,帮助日军控制占领区。

  虽然伪军后来很垃圾,但这并不是日本人的初心,日本人还是希望伪军能充当最强助攻的,所以最初筹备组建伪军时,也是下了血本的。

  1938年5月和10月,在日本人的支持下,齐燮元先后建立了华北陆军军官学校和华北陆军军事教导团,分别培养排长以上的军官和班一级的干部,还设立各种军事专业班,为即将组建的伪军培养翻译、秘书、会计、军需、医务等人才。

  伪军官学校的教官都来自于陆大、保定军校、日本士官学校,学校招考很严格,考核不合格者会被斥退,香港马会图库跑狗图。因此首批毕业生素质很过硬,是日后华北伪军的骨干。

  战争进入1939年,日军深感兵力不足,于是让伪军官学员提前毕业,尽快建军。同年9月,伪华北治安军正式成军,以8个团为骨干编成了3个集团军和2个独立团,分驻华北各地。为了维持对伪军的控制,治安军的司令部、团部和营部都要配备日本教官。

  武汉会战后,抗战进入相持阶段,日军调整策略,开始重视伪军建设,不仅扩建了正规伪军的规模,还要求各地维持会组建警察、保卫团,负责日军无法顾及的偏远地区的治安,在华北“治安肃正”计划中,日军也多次使用伪军配合作战。

  1940年,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中华民国政府,统一了南北两大伪政权,“中华民国临时政府”降格为“华北政务委员会”,华北治安军也改称华北靖绥军。

  当时,华北被日军视为治安最差的地区,为了有效肃清抗日力量,华北伪正规军连续3次扩军,到1942年时,伪正规军已发展到31个集团司令部,下辖34个步兵团和1个步兵教导团,总兵力37000人。

  以上只是华北伪正规军的数量,事实上,伪军是个大杂烩,除了所谓的正规军外,杂牌不计其数,这其中有投降的中国军队改编成的“皇协军”,有地方保安队、警察、游击队改编成的“保安团”,还有土匪、帮会、兵痞以及地方豪强等组成的“清乡队”、“和平救国军”等等。

  蒙古军总司令、资深汉奸李守信在回忆录中说过:“当汉奸一定会身败名裂,要在历史上遗臭万年。如果没有一些油水可沾和权势可图,谁也不肯干这种傻事。”的确,冒着被制裁的风险、背着千古骂名去当汉奸,总得有所图,但实际情况却并不像李守信所说的那样,都是为了油水和权势。

  按照唯物辩证法的说法,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,所以,当伪军的人也不都是社会渣滓。大体而言,一个人当伪军的动机有以下几种情况:

  一是穷。战争会对社会生产造成巨大破坏,让平时尚能勉强度日的农民趋于破产,晚清民国是大乱之世,战争频繁持久,大量农民失去生活来源而陷入绝境,为了维持一家老小的生计,有人选择了投靠伪军。比如1944年中共冀鲁豫边区调查伪军来源和参加目的时,发现其中自愿参加伪军的贫苦农民占伪军2/3,主要由于生计困难所迫。

  二是怕。无论在任何年代,征兵都是政府组织军队的主要手段。伪政权虽然带个“伪”字,但这并不影响它的政治功能,而身处沦陷区普通人,实际上已成亡国奴,处于任人宰割的境地,一旦被征招,很少有人敢不去。比如1938年4月,伪华北临时政府颁布的《治安部公布陆军征募暂行规程》对伪军招募对象作了规定:

  “年龄在十八岁以上三十岁以下者;身家清白,确系本招募区土籍者(客籍及无业游民不收)身长四尺八寸以上者;身体健壮无嗜好暗疾者;以前未犯刑事案件者;粗识文字者(不识字亦须合上述各条所规定)”

  三是蠢。民国时期,底层民众知识水平低下,国家民族意识淡薄,在他们眼里,谁占领了当地就服从谁,很多人根本没意识到什么是投敌卖国行为。山东寿光人刘文彩口述回忆:“当时我每天都要到日军的院子里为他们工作,我的任务主要是帮日本人收拾院子等零活,当地的青年每年都要被日军征去为他们服役一段时间,还有人想投靠日军进部队,这需要当地村委为他们开具身份证明,以防他们混进部队偷了东西逃跑。当时人们把投靠日军当成一种工作,就是想赚钱养家,并没有想到这是背叛国家的事情。”

  四是坏。有人被迫或傻乎乎的当了伪军,也有人明知是卖国行为却仍主动当伪军,这部分人也分两种情况,一是受不了穷苦日子,想投靠伪军混个一官半职,吃香喝辣抽大烟玩女人,这类人以土匪、流氓、兵痞居多,常常为祸乡里;二是大户人家,为了保存家产主动投靠日伪军——这两者就是影视剧中最常见的伪军、汉奸。

  四是野心。乱世是野心家的温床,豪强大盗、军阀巨匪如过江之鲫,妄图浑水摸鱼,割据一方。投靠日本人,即可以免于日军武力打击,又拓展自身的生存发展空间,壮大自己的实力。由于这些人都是首领人物,2021今晚开奖现场结果一旦他们投伪往往会拉整队人马下水。

 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冯玉祥的外甥女婿、和平救国军第一军军长张岚峰。张岚峰投靠日军、霸占豫东是经过认真分析的,他认为日军占据华北,蒋介石退守西南,长江下游各省也是日占区,中共则趁中日战争向西北发展,这样陇海线一带就成了各势力之间的缓冲地带(三角地带),他看准了这个缝隙,在这里建立根据地,图谋发展。

  五是形势。中日战争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,敌强我弱的情况一直未改变。而中国军队又分国共两方,在华北大地上演绎国共日三国志,这使得投伪情况十分复杂。一方面,大量中国军队因作战失败被俘加入伪军,这其中有的是单纯的出于保命,有的则是奉命投伪以保存实力。方面奉命投伪往往打着“曲线救国”的旗号,方面的说法则“白皮红心”。当然,这种情况无论国共都是以暗示、默许的方式进行的,几乎不会留下文字证据。

  另一方面,在华北敌后,日军是最强大的存在,而国共双方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,不少军队在日军与八路军的打击下,采取“联日剿共”之策,做了伪军。华北政务委员会对这种情况有专门的情报说明:“渝方治下游击战区之中共八路军,对蒋系游击队不断侵凌与敌视,蒋系军亦时时欲将八路驱逐与消灭。八路军由于自身实力膨胀,实力日大,蒋系渝军大受威胁,鹿钟麟、石友三、张荫梧等悉因而遭受危害,因而蒋系军投向和平阵营众。”

  伪军是一个背景复杂、立场多样的集合体,其中各山头各派系以及个人的动机、立场、目的千差万别,这就决定了它是一个毫无凝聚力和战斗力的组织,往往不堪一击,聊胜于无。但是,作为中国军民和日军之间的缓冲存在,伪军又具有两面性。

  一方面,伪军是日军的助攻和补充力量,在战争中或多或少起了炮灰和帮凶的作用,另一方面,伪军又是国共之间、中日之间缓冲,在国共两方的运作下,不少伪军化身两面派,暗中为抗战做出了一定贡献。

  华北伪军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一方面,华北伪军大多来自于部队或国民政府所属的保安部队、警察部队,比如抗战前期,在华北留下了大量部队进行游击战,但是后来都没有坚持下来,最终被日军消灭、俘虏、包围,大部分伪化;另一方面,国民政府是当时的正统,军事力量并没有崩溃,军统锄奸也很有震慑力,大部分伪军中上层心怀忌惮,不敢彻底与之决裂。

  尽然双方有密切联系,又知晓投伪的动机,所以方面对华北伪军的策略主要用官位和经费来争取其反正。傅作义就说过,策动伪军反正,靠晓以爱国大义和感情拉拢是靠不住的,最主要的还是靠花钱和封官许愿。

  策反这一招虽然好用,但有两个弊端,一是伪军太多而策反的经费不够,二是伪军反正后,易招到日军的报复性攻击。试想一下,辛辛苦苦花大价钱策反了一个伪军师,没过几天就被赶来的日军灭了,意义何在?

  鉴于此,后期方面停止了直接策反,改为“以敌养伪,以为我用”——平时保持联系,长期埋伏,利用日伪资源供养伪军,等待时机成熟再反正。当然,对于不肯合作的伪军,方面也会采取威胁、渗透、制裁、打击等手段。

  在抗战初期实力不强,又与伪军少有渊源,加之日伪政府的性质,所以华北伪军对比较敌视。则争锋相对,对伪军采取严厉打击政策,没收财产,公审制裁。但是,这种强硬的政策到1940年时就难以推行下去了,原因是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多田骏推行“治安整肃运动”,大搞“囚笼政策”,力量受到了很大损失,处于极其困难的境地。在这种情况下,继续推行乱抓、乱杀、乱没收的左倾做法,不符合“统一战线”的政策,也很不明智。

  在1940年9月及12月的华北会议中,方面明确表示,对待伪军不能一棒子打死,应该区别对待,要特别重视亲共的“两面派”。1941年冀鲁豫边区也强调:“不要把一切伪军都看成死心塌地的汉奸,因为他们的士兵多半是被迫参加的,他们中间有很多动摇分子,还有一些同意抗日的人埋伏在他们中间,真正死心塌地的汉奸还是少数,只要我们以国家民族的争议去感化他们,是可以回头的,因此,我们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去争取伪军反正抗日。”

  此后,方面为摆脱逆境,开始避强击虚,把工作重点放在了伪军上。当时没钱,也搞不了封官许愿那一套,所以他们对付伪军的策略以政治瓦解为主。具体方法如下:

  首先,宣传“中国人不打中国人”的口号,唤醒伪军的同胞情怀,揭露日本人凶狠残暴的行为,强调优待俘虏的政策。考虑到伪军士兵文化低,宣传形式也很有讲究。比如1942年1月山东省委宣传部在《对敌伪工作的指示》中就强调:“对伪军的宣传,应估计对应文化程度,以口传、歌谣、图画为主,文字宣传最好不要超过三百字,每种传单只说明一问题一事情。”

  再次,允许伪军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,努力争取伪军从一面派(心向日本)变成两面派(脚踩两只船),从两面派变成抗日派,暗中帮助做事,并等待时机反正。在这个过程中,会通过做群众工作的方式,详细调查伪军的政治成分、家庭关系、兴趣爱好、职业经历等信息,透过其家人、亲戚、朋友等争取他们变成“白皮红心”。

  此外,对于伪军中的顽固分子,也不能随便打击,要讲究策略。对于小股伪军,可以先用武力威慑,迫使他们合作,对于大股伪军,可以利用日本人与伪军之间的矛盾,挑拨离间之。对于想与友好相处但又不愿与合作伪军,可以允许他们以灰色面目独立存在。实在不好啃的,也会派人秘密打入内部,慢慢渗透策反。对于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的伪军,则予以坚决消灭。

  如此精细化的统战工作,其效果自然不是的放养策略所能比拟的。事实上,抗战中后期,由于的统战渗透,日本人在华北建立的基层伪政权已形同虚设,绝大部分基层伪军也变成了“白皮红心”,等待最后大反攻时反正。

  日本人对伪军是寄予了希望的,希望伪军能帮助日军分担压力,维护好日占区的治安。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,日军对伪军更加重视,企图通过壮大伪军,来弥补日军兵力不足,实现以华制华。

  但是另一方面,日本人又对伪军不信任,在利用伪军的过程中又会采取各种方法控制伪军。打个比方,伪军好比是日本人豢养的一条狗,日本人既希望这条狗强壮凶猛有战斗力,又担心这条狗脱离自己的掌控,甚至反咬自己一口,所以常常敲打这只狗。人不信任狗,狗怨恨人,自然开始消极怠工,另谋出路。

  日本对伪军的控制手段有:向伪军派遣顾问,用高官厚禄拉拢,用宣传手段欺骗,分化和挑拨,分散与异地调防,监视家属等等,都是一些比较常规的手法。在日本人的控制下,伪军很少有自主权,其地位也很低下,受气是常有的事。有伪军营长曾抱怨:“我这个营长要受驻车站的日本警备队一个伍长的区处,而且是随叫随到。我们对日本人来说,是孙子辈的,简直不入一个妓女。”

  伪军大部分是墙头草,谁强跟谁。抗战初期和中期,日军强大,伪军不得不配合日军,抗战后期,日军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,眼见撑不了多久,伪军又纷纷向重庆延安示好,想戴罪立功,甩掉汉奸的帽子。抗战胜利后,除少量铁杆汉奸被制裁外,绝大部分伪军几乎都被国共双方消化了。

  现在有很多文章痛心于抗战时期伪军数量太多(几百万),说中国是唯一一个在二战中伪军人数超过侵略军人数的国家。在分析伪军多的原因时,也往往将其归咎于所谓的“中国人的劣根性”,比如冷漠麻木、自私自利、胆小怕事、逆来顺受、有奶便是娘、一盘散沙窝里斗等等。其实,这种分析属于浅层次分析,没触碰到问题的关键——为什么中国人集合了那么多所谓的“劣根性”?

  中国的国民性是历代封建统治精心塑造的结果。所谓的冷漠愚昧、逆来顺受、窝里斗等,都是封建王朝为了方便统治而人为造成的,其目的不外乎为了统治的稳固。试想一下,如果民众都充满血性、急公尚义、非常团结,那么他们不仅是外国侵略者的噩梦,也是本国封建统治者的噩梦。因为敢反抗侵略的人,一定也是敢于反抗的人。反之亦然。

  在人类不必再为种族、阶级、信仰经受生死考验的今天,我们对前人的难处与内心的曲折应多一份体恤和洞察,少一些苛求与责难。

  《抗战时期汉奸伪军集团形成的社会因素探析》——孙玲玲、梁星亮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最多关注
  • 今日
  • 本周
  • 年度